当前位置 :主页 > 客服中心 >

资讯中心

垂死病中惊坐起
* 来源 :http://www.nyihoy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20-07-19 07:07 * 浏览 :

今年的红包大战一开场就引来各家互联网企业争相抢滩,有平台的在自家地盘上撒钱,没平台的随手借用个公众号也能跟着火一把,除了送现金,送话费送流量、送油卡、送各种代金券抵用券让人眼花缭乱。

虽然电子红包为大家带来节日喜庆,抢红包族也要适可而止,因为抢红包影响家人团聚就得不偿失了。

《沁园春·抢红包》:“祖国风光/春节红包/望群内群外/人人兴奋/两眼放光/魂牵梦绕/手机之外/一片萧条/线下活动/统统推掉/到夜晚/看绅士名媛/捧手机笑/为了块儿八毛/引无数土豪不睡觉。”

“如果你在群里点开一个红包,忽然感受到久违的节日的喜庆感,这并不是因为你的‘贪婪’,而是它激起了潜藏于我们心底的,对联结的渴望。我们成功地找到了一种方法,可以为网络关系增加一丝现实的分量。”李松蔚这样认为。

“少壮不努力,长大抢红包。春眠不觉晓,醒来抢红包。举头望明月,低头抢红包。红星闪闪亮,照我抢红包。商女不知亡国恨,一天到晚抢红包。夜夜思君不见君,原来君在抢红包。亲朋好友如相见,就说我在抢红包。垂死病中惊坐起,为了继续抢红包。人生自古谁无死,来生咱还抢红包。待到山花烂漫时,他在使劲抢红包。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天到晚没完没了抢红包!春节晚会演的啥,我一直在抢红包。”

对于这种改编名句的行为,我们自然不能支持,不过从这些打油诗的迅速流传,可以从一个侧面看出电子红包现象有多流行。 (广州日报记者李钢)

这是一个诗的年代,这是抢红包的年代,自然也是一个关于抢红包的诗的年代。

人气爆棚的网络红包在除夕夜迎来巅峰对决:微信、支付宝、qq、百度、微博等平台联手春晚和品牌企业,卖力撒钱。

加上支付宝、qq、百度等纷纷推出的抢红包大战,不少网友直呼“网络红包漫天飞”,有网友表示一晚上的状态就是一会儿摇手机、一会儿戳屏幕,微信、支付宝、微博轮番抢红包,“抢到手酸”。大量用户涌入之下,微信出现了卡顿,支付宝红包也出现了短暂排队现象。

全民参与春晚抢红包,也开启了春晚互动的新纪元。有学者接受采访时称,今年春晚最大的亮点就是抢红包,抢红包让春晚突出了互动感、分享感、参与感,让家里显得特别热闹,春晚紧跟上了互联网的潮流。

业内人士认为,红包大战背后其实是一场互联网时代的营销大战。无论是微信还是支付宝的红包,背后都闪现着品牌商的身影。网络红包是典型的低成本、高效率营销渠道,通过移动端抢红包连接用户、发展用户,发红包的方式也符合中国传统文化,在商业化和趣味、人情味之间如何平衡,是决胜的关键。

此前,支付宝钱包也在除夕来临前紧急开发了品牌红包平台,支持品牌商家自主发放口令红包,已有小米、魅族、阿迪达斯等多个品牌尝鲜。支付宝方面称,品牌红包后台将免费向品牌开放。

抢红包的节日气氛下,不论是用户平时不舍得交出的手机号码,还是“路人转粉”需要时日的公众号,都在白热化的红包大战中变得容易起来。这种火爆在除夕夜达到顶峰。

有网友“过界”在朋友圈和微博上吐槽,说自己为了抢电子红包,整顿年夜饭都没有机会放下手机,除夕夜家里的年轻人也是手机不离手,“我爸爸问我干吗抱着手机傻笑,我说在抢红包,他问我抢了多少钱?我说有时几分有时几块!他直接说我有病,并呵斥给你300元赶紧给我把手机放下来。”

——除夕全天,微信红包收发总量达到10亿次,春晚播出期间微信摇一摇互动总量达到110亿次。春晚主持人口播提醒观众摇红包之后,微信摇一摇互动达到峰值:每分钟8.1亿次。

除夕夜里抢红包抢到手酸,大年初一出门拜年,红包又出了新玩法。微信推出“摇一摇”拜年送礼券,微信礼券可以留着自己用,也可以赠送给亲朋好友使用,摇到礼券之后还能查询到门店的距离,可以直接在微信上支付使用。

以“捉红包”小游戏和口令红包奋战的支付宝钱包,在除夕放了大招: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派发中文口令红包,谜面是“你觉得外星人应该长得像谁?”,口令仅有1个字。根据支付宝公布的数据,3000万用户为了抢到马云的红包,输入了近1亿个答案,99万多个红包2分多钟被抢光。

口里喊着“剁手”“退出”却还在拼命戳“红包接龙”,一边吃饭一边握着手机紧盯屏幕避免“错过几个亿”,微信红包摇到手酸,临睡前还要抢个“马云的红包”才能放心洗洗睡……

——除夕当天6.83亿人次使用了支付宝红包,收发总金额达到40亿元。马云的99万多个红包2分36秒被抢空,输入正确答案“我”的用户接近1500万人。

心理学家李松蔚分析认为,红包从来不是一种经济行为,而是社交行为。在传统中,发红包的情境都有一个共同特点:人们都会聚到一起,通过发红包形式,确认了收发红包的双方之间是有联结的。而微信红包等电子红包的现象的出现,说明人们的网络关系,也需要真金白银的认证,通过在微信群中发红包,使得不能传递体温、传递眼神、传递关心的网上关系开始变得有“体温”。

为何今年网络红包格外火?业内人士表示,随着移动支付的发展,网络红包在过去两三年已逐渐有了群众基础,微博鼎盛时期的“让红包飞”活动,加上去年春节的微信红包、支付宝红包,都曾掀起热潮,大部分用户对网络红包已不陌生。加上今年搭上春晚,全程互动并以主持人口播形式强势插入,虽说抢到的几块、几毛钱并不多,但大家都乐在其中。企业红包为品牌方赚足了曝光量,借着节日气氛,互联网平台赚得用户和流量,春晚也加入移动互联网转型,多方联手促成了这场营销。

“为了抢红包,坚持把春晚完整看完了。”网友感叹,一家男女老少围坐拿着手机摇不停的羊年除夕,一定会留在记忆里。

作为除夕文化大餐,羊年春晚首次与微信合作推出“摇一摇”抢红包,除了直播全程中的互动外,用户可通过微信“摇一摇”入口,开抢由各企业赞助商提供的价值超过5亿元人民币的现金红包。

——微信通过与央视春晚的首次携手,从晚上8点开始,用户“摇一摇”手机可以抢到由各企业赞助商提供的超过5亿元的现金红包,单个红包最大金额达到4999元。

有互联网金融专家则认为,电子红包制造了数十亿元的现金流,众多没有被领取的红包以及没有被提现的红包,都将使微信、支付宝积累众多沉淀资金,而这种短暂的滞留会为他们带来厚利。

年轻人热衷,老年人却普遍在除夕夜里吐槽,说家里的孩子机不离手,连五六岁的孩子都在“摇一摇”手机,抢红包本是喜庆的余兴节目,但是现在喧宾夺主,年夜饭里都是低头族,害人不浅。

不少网友吐槽被抢红包弄得年夜饭没好好吃,春晚没好好看,生怕一个走神“错过了几个亿”。

这股电子红包,制造了数十亿元的现金流,但是由于并不是所有人在抢到红包之后,都会选择提现,而是将之继续存放在电子钱包中,因此有人估算,仅仅是微信红包所产生的资金沉淀,每天就可以为微信产生至少数百万元的利息。

上一篇:坚持24小时值班制度 下一篇:没有了